导航菜单

A股最贵分手费:康泰生物董事长离婚被分走235亿元股份-灵异论坛

1963年,杜伟民出生在江西井冈山的农民家庭,大学选择了化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工作。到了上世纪90年代,改革春风吹来之时,杜伟民果断从卫生防疫站辞职下海,成为一名疫苗营销业务员,而他就职的公司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生物),即“家喻户晓”的上市公司长春长生的全资子公司。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产乙肝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基本处于空白状态,乙肝疫苗非常稀缺。1992年6月,深圳广信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广信)拟与国家原材料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原投资)及香港广信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广信)各出三分之一的资金合作组建深圳康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承担着乙肝疫苗国产化的重任。

康泰生物市值水涨船高之下,杜伟民离婚分割出去逾235亿元市值,也成了A股历史上最高的分手费。若在此前股价27元左右的低位时离婚,此分割出去的约1.61亿股份市值不到44亿元。

纵观以往A股市场的离婚案,2016年9月,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离婚,分割了超75亿元人民币的股权予前妻,被称为A股市场上最贵的一次离婚,打破了之前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袁金华与前妻王海燕离婚时所创下的22.6亿元的A股最高分手费纪录。

在长生生物的销售经历,改变了杜伟民的一生。离开长生生物后,杜伟民与曾在河南开封龙亭区卫生防疫站担任医师、副站长的韩刚君创办广州盟源生物,各占股50%。2001年,广州盟源生物以43.79万元购入长生实业0.68%的股权(长生实业即上市公司长春长生前身),杜伟民凭此成为其小股东。

康泰生物介绍称,公司目前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企业。康泰生物年报显示,2017~2019年,其实现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1.61亿元、20.17亿元和19.43亿,实现归母净利润2.15亿元、4.36亿元和5.75亿元。

此次权益变动后,杜伟民的持股数量为1.834亿股,持股比例从51.26%减少至27.27%。而袁莉萍从零持股变成了持股23.99%。为保持康泰生物的正常生产经营不受影响,继续保持杜伟民对康泰生物的实际控制权,二人签署了《一致行动人与表决权委托协议》。

不过,在杜伟民的发家道路上,还充满了质疑。2009年,杜伟民曾工作过的江苏延申生产的狂犬疫苗被查出药效不足,存在造假嫌疑,当时被监管机构勒令停产整顿;2017年,北京高院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作出的二审裁定显示,杜伟民曾向尹红章行贿。

到了2008年,康泰生物面临重组,杜伟民通过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成为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当年9月,深圳康泰生物与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实现战略性重组。2017年2月份,康泰生物成功上市,杜伟民担任董事长一职。

康泰生物历史公告显示,杜伟民1963年出生,今年已57岁;袁莉萍于1971年出生,加拿大国籍,今年49岁。杜伟民已是年近花甲之人,如今与小8岁的妻子离婚,再加上逾235亿元的天价分手费,立即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有股民戏称“资本让离婚加剧”。

不过,这天价分手费的背后,离不开康泰生物股价的暴涨。今年以来,康泰生物股价已涨近66%,总市值已逼近千亿。相较于长春长生问题疫苗风波期间,康泰生物最低至27元左右的股价,如今股价更是涨了超过五倍。

而今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杜伟民将其直接持有的约1.61亿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99%)分割至袁莉萍女士名下。值得一提的是,按康泰生物5月29日最新收盘价146元/股计算,此次杜伟民分割出去的股份市值达235.54亿元。

值得一提的,按康泰生物最新收盘价146元/股计算,此次杜伟民分割股份的市值达235.54亿元,创下A股历史最高分手费!打破了2016年9月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离婚超75亿元的分手费的最高纪录。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康泰生物股价已涨近66%,总市值高达981.84亿元。而相较于长春长生问题疫苗风波期间最低至27元左右的股价,康泰生物如今股价已涨了超过五倍。

A股最贵分手费:康泰生物董事长离婚被分走235亿元股份

可以说,杜伟民的人生第一桶金来自于长春长生,而且这也为杜伟民以后入主康泰生物埋下了伏笔。

如今,康泰生物董事长离婚案,分割了逾235亿元市值给前妻。由此对比下来,昆仑万维、三一重工等的最高分手费也是“撒撒水”而已。

  5月29日晚,A股曝出一起天价离婚案。中国乙肝疫苗龙头康泰生物(300601,SZ;前收盘价146元)董事长杜伟民离婚,将其直接持有的约1.61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99%)分割予前妻。

不过,由于康泰生物面临产品单一、设备老化、缺乏独有专利等因素,导致企业出现市场竞争力逐年下降、利润严重下滑等亟待解决的问题,康泰生物提出重组方案。2008年8月,杜伟民登场。

235亿元天价分手费据29日晚康泰生物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此次权益变动前,杜伟民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约3.447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1.26%,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为2348.5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6.81%。

杜伟民的发家史的确传奇,他从江西贫困山区农民家庭走出的防疫站检验员,成为了如今控制着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而外界对于他的发家史,也是“质疑”与“惊叹”并存:他曾贿赂过国家食药监局官员,如今坐着康泰生物这只牛股,走向人生巅峰。

出身农民家庭到身家百亿在疫苗行业里,有这样一句话,如果长生生物的高俊芳是“疫苗女王”,那么康泰生物的杜伟民无疑是“疫苗皇帝”。

而康泰生物股价的暴涨,与今年2月宣布与艾棣维欣(苏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DNA(以下简称新冠DNA疫苗)疫苗有很大的关系。在宣布参与研发新冠DNA疫苗之前,康泰生物股价在100元左右。而且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康泰生物股价也有一定程度的上涨,不过,涨幅远远小于宣布研发新冠DNA疫苗之后。

而在杜伟民把目光转移到康泰生物之前,他已经完成了一次“漂亮”的资本运作。2002年,疫苗企业常药延申陷入亏损,2003~2006年,韩刚君与杜伟民旗下企业数次对其增资,于2006年牵头完成重组常药延申,并改名为江苏延申,各占股34.5%。而在此期间,江苏延申在疫苗领域迅速崛起,2006年,其第一大产品流感疫苗取得中国第一大市场份额,第二大产品狂犬疫苗批签发量在2008年位列第四。

原标题:A股最贵分手费:康泰生物董事长离婚被分走235亿元股份